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故宫新年新政能否关上十重门故宫是谁的故宫

2018-10-28 12:14:57

故宫新年新政能否关上“十重门” 故宫是谁的故宫

故宫新年新政能否关上“十重门”   震惊全国的故宫失窃案开庭审理、故宫“新掌门”单霁翔走马上任,向公众“喊话”:“故宫是大家的故宫”,会尽快修复受损的社会形象,还表态将实施包括“扩大开放面积”在内的一系列管理规划。去年因“十重门”惹来争议的故宫,近又以一系列事件再次进入公众关注视野。   质疑归质疑,参观故宫的游客热情却不减,对故宫依然有很多期待。“很想在故宫里看到更多的文物”是绝大多数参观者的心声,也有人认为,更重要的是,提起故宫要有自豪感,不能总出笑话,希望故宫对每一件文物都负起。   管理“新政”下的故宫是否能让“十重门”的笑话不再发生?故宫靠什么缝合公信力的裂痕?让讲解员都觉得“不够了解”的故宫为何如此神秘?“摸底”故宫,我们摸到的是什么?   等待宣判的盗窃案   在“安全”的地方以“简单”的手段盗走宝贝   石柏魁的辩护律师黄长勇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盗窃案,此案盗窃展品的价值目前还无法认定,之所以引起了舆论聚焦,不过是因为偷盗地点发生在故宫,而这不应该构成重罚的法律根据。   “故宫大盗”石柏魁当庭翻供了! 2月17日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去年发生的震惊全国的故宫失窃案开庭审理。犯罪嫌疑人石柏魁推翻了之前“预谋盗窃”的供述,称自己去故宫时根本没想过盗窃,是因为躲雨时看到展品,偶然起了“喜欢就拿了”的盗窃之心。   然而,公诉方认为石柏魁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建议法庭对其从重处罚,判处13年至15年有期徒刑。辩护律师则认为,石柏魁的行为与普通的撬锁溜门实施盗窃的行为没有实质区别,建议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双方还就失窃物品价值等问题当庭激辩。此案当天并没有宣判。   “蓄谋盗窃一般会认定主观恶性较强,会酌情加长刑期”,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优银推测,这大概是石柏魁当庭翻供的原因。不过,王优银也说,一般来讲,当庭翻供被采信的可能性较小。如果没有被告人供述,有其他证据证明也是可以定罪的,除非有证据证明以前证词系刑讯等方式获得的非法证据。在王优银看来,本案因“社会影响较大,被重判可能性也较大”。   对此, 2月19日晚,石柏魁的辩护律师黄长勇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盗窃案,此案盗窃展品的价值目前还无法认定,之所以引起了舆论聚焦,不过是因为偷盗地点发生在故宫,而这并非是构成重罚的法律根据。   不论怎样,在人们认为安全的地方,用简单的手段盗走了宝贝,这让公众无法相信和接受。   “景区”故宫   熟背讲解词的导游也说不清“怎样才是完整的故宫”   当参观游客提出的“故宫里到底有多少文物”“那些未开放的宫殿是怎么回事”等问题时,小王只能窘迫地摇摇头。   2月18日,星期六,晴,气温仍然有些低。寒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来北京观光的游客,在天安门广场和故宫门前,和以往每一个周末一样,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买票参观,或是谈天说笑、拍照留念。也加入到参观故宫的热情人群中,探访故宫。   参观的游客中不乏次来北京的。从四川到北京出差的游客小叶告诉,他就是次到北京,工作之余的游览时间只有一天,而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参观故宫。虽然也听说了去年故宫闹出的不少,让他对故宫有点小失望,但这并不影响故宫在他心中的地位,“因为故宫和其他景点都不一样,毕竟原来是皇帝住的地方,有种神秘感,而且里面的建筑和文物都是几百年前留下的,值得看一看。”小叶说道。   和小叶初来乍到,对故宫的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心态不同,作为故宫讲解员的小王,对故宫的感情显得有些复杂,至少现在的故宫和她来此工作前想象的有那么些不太一样。“大概是1979年的时候,我爸爸来过故宫,他还登上了御花园里的堆秀山,现在只能从下面遥望一下了。 ”小王感叹道。   小王今年24岁,已经在故宫工作两年了。她早就背熟了讲解词,还能绘声绘色地讲述陈列出的珍贵文物背后的历史故事和宫廷殿宇内曾经发生的轶闻。可是,当参观游客提出的“故宫里到底有多少文物”“那些未开放的宫殿是怎么回事”等问题时,小王只能窘迫地摇摇头。   小王说,她自己对故宫的了解也非常有限。她知道故宫博物院藏有180万件(套)的文物,但也只有一个数据概念。故宫那些尚未开放的区域,不因为她是讲解员,就向她敞开紧锁的大门。她告诉,和很多参观者一样,她也特别希望看到故宫里更多的文物,到更多的宫殿参观,更全面直观地了解故宫。   故宫新掌门   红墙内将无办公区开放面积将占总面积的76%   “正视故宫内部管理方面存在的瑕疵,尽快修复受损的社会形象,重新取得公众信任。”   游客张先生站在一处故宫商店里,翻看着一本封面是红色的、名为《故宫博物院》的书,看了好一阵才放下。他觉得尽管在故宫里走了一圈,仍有太多想知道的东西,只能借着宣传出版书籍再细细回味。问他为何不买回家细看,他说“要98块钱,太贵了”   正是还有很多对故宫充满好奇和关心的游客,让故宫制定的每一项规划都备受期待。春节前,故宫博物院新任院长单霁翔走马上任。 2月14日,他首次面对媒体发声,表态会“正视故宫内部管理方面存在的瑕疵,尽快修复受损的社会形象,重新取得公众信任”,同时推出了一系列被视为内部管理改革的“新政”,在这些规划设想中,为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扩大开放面积”。   故宫目前的开放区域在45%左右,按“新政”中提到的规划是“调整办公科研用房,将红墙内的办公科研场所全部迁出,到2016年,实现红墙内无办公区”“将西河沿文物科技保护用房,建设成为文物科技保护长廊,逐渐向专家学者以及社会公众适当开放”“收回端门外西朝房的商户所用房屋,接收后改造成售票、咨询等服务区”“修缮西部的寿康宫、慈宁宫和慈宁宫花园,设立展厅”……这些规划若能完成,则故宫博物院的开放面积将占总面积的76%。   “慈宁宫”们的前世今生   修缮开放能否重现“春华秋实晨昏四季”的不同情趣?   “故宫里有些地方长期失修,已经到了让人崩溃的地步,施工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   慈宁宫在明清时期属于太后与太妃的居所,是故宫一直未对公众开放的区域。作为一个清穿小说、清宫大戏中经常提到的场景,慈宁宫内不时会上演后宫妃嫔们较劲争势的戏码。   有资料这样描述曾经的慈宁宫花园:“园中仅有建筑11座,占地不到总面积的五分之一,集中于花园北部,南部则地势平坦开阔,莳花种树,叠石垒池,意在使太后、太妃嫔们不费跋涉之劳而得山林之趣。园中树木以松柏为主,间有梧桐、银杏、玉兰、丁香,集中分布在咸若馆前和临溪亭周围,花坛中则密植牡丹、芍药。其春华秋实,晨昏四季,各有不同的情趣。在礼制森严的紫禁城中,慈宁宫花园是能令前代后妃们寻得心灵慰藉的轻松所在。 ”   如果慈宁宫对外开放,是不是也能看到昔日的一幕?现在的建筑评论家、上世纪80年代末在故宫里面工作过5年的方振宁向回忆说,他是为数不多的进入过慈宁宫的人,去年也曾特意进入慈宁宫花园拍照,看到里面“堆放了很多修缮材料,杂草丛生,特别荒凉,那里还有昔日的美丽? ”这和他曾在紫禁城画册中看到的慈宁宫花园相差太多,让他心生感慨“故宫里有些地方长期失修,已经到了让人崩溃的地步,施工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   一家四代人都在故宫工作、曾任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处长的梁金生告诉,对慈宁宫的修缮工程进行四五年了,因为以后要开辟为展厅,所以不能只是进行简单的维护装修。梁金生说,将利用修缮后的前殿慈宁宫、后殿大佛堂以及两侧的廊庑全面展出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万余件雕塑精品。   开放慈宁宫只是故宫的长期规划之一,此外,故宫博物院还拟将办公区全部迁出红墙之外,还红墙内一份安静。目前红墙内的办公科研所,主要是位于延禧宫的古陶瓷研究中心和古书画研究中心。在重访时发现,此处暂时还没有搬迁的迹象,询问经过的工作人员,也被告知搬迁日期还不确定。   曾经卖书画展品的商铺则已经从端门外的东西朝房撤走。西朝房的每一户门上都大门紧锁,贴上了编号,有安保人员在看管。而东朝房则已经开始施工。郑章水负责监工,胸前挂着故宫博物院下发的临时工作证。据他介绍,东西朝房于去年年中被故宫博物院接管,11月底前,所有的商户已按要求全部撤走。“施工进程暂定到4月1日完工,以后用作办公室,还有几间用来卖票。”郑章水说,故宫对这一区域有具体规划,还要待日后公布。   深度分析   故宫是谁的故宫?谁又来管好故宫?   有人认为,故宫作为文化部直属的管理公共文化遗产的事业单位,行事做派却和机关风格相近,难免会与公共服务的性质相脱节,必须加强外部监督,甚至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监督机制。对此,着名建筑评论家、曾在故宫工作的方振宁告诉 “外部监督机制可以说是形同虚设”,因为都是故宫内部的事情,除非是内部人士,否则都无法了解事情,“很多地方都不让进,外面人不能越雷池一步,又谈何监督?”所以,在方振宁看来,应该从故宫博物院内部的人员构成下手规整,给故宫的员工换血,让真正懂古建筑和文物的人来管理故宫。“行使管理之职的终归是人,只有人的素质和心上来了,才能用心保护文物,也才有这个能力。 ”方振宁说。   北京大学博物馆学教授宋向光接受本报采访时则说:“故宫内庞大的古建筑群就是一个大文物,同时,国家又赋予故宫收藏中国重要的古代艺术品的任务,这相当于国家的珍贵文物库,是中华民族悠久文明实物证据的守护者。所以,保护故宫古建筑、保护故宫收藏的历代珍贵文物和古代艺术品在故宫的工作中就占据了重要位置。”在宋向光看来,故宫的发展方向应该是近现代公共博物馆,作为近代科学和人类知识的物质基础和研究对象而存在,能够“增进和在民众中传播知识”,所以,博物馆收藏是实现其组织使命的条件和手段,而不是博物馆的目的。   不过,方振宁却直言不讳地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故宫陈列文物的条件和设施还很落后,故宫博物院都算不上现代博物馆,它能把已有的东西看好就不错了”,因为“故宫里的东西属实特别多,把这些东西整理和公布出来,就是非常大的工作,做好这些就很不容易了。 ”方振宁认为,保证文物不丢不坏,是基本的。如果这些都做不好,是没有办法取得公众信任的。   特派北京 康宇

蔚澜香醍
自控飞机厂家
出售光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